InPowerS.Net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6814|回復: 90

萬年古屍- 作者:闞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7-2-23 21:25: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25:41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26:05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26:28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26:51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27:50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28:1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子夜尖叫

  “不要!”林曉薇使勁地推著副所長身體,叫道:“副所長,求求你,不要……”

  “你叫啊,你使勁的叫啊。”副所長顧不得口水直流,一手緊緊抱著林曉薇的細腰另一只手在她身上不停的四處游走,一臉興奮的說道:“你越叫我越興奮,你叫吧,你使勁的叫吧,哈哈哈哈。”

  林曉薇拼命地反抗著,無奈她的力氣還是太小,阻止不了副所長那只惡魔的手在她身上四處亂竄。驀地,林曉薇全身一顫,感到副所長那只令她惡心的手已經游走到被她劃為禁區的邊緣地帶。林曉使勁拽住副所長的手,同時用盡全力大喊道:“救命啊!”

  副所長“嘿嘿”一笑,湊過臉來伸出舌頭,用舌尖在林曉微臉上輕輕舔了一下。林曉薇厭惡的扭開臉,副所長輕笑道:“小寶貝,你用力叫吧。你叫破了喉嚨也沒有人會來理你的,這都什麼時候了,整間研究所裏除了你跟我也就這個鬼幹屍了。”

  林曉薇仍不放棄,泣聲哀求道:“副所長,求求你放過我吧,你讓我做牛做馬我都願意,求求你不要這樣,求求你……嗚……”

  副所長伸出舌尖舔了舔微微幹燥的嘴唇,兩眼大放光芒,微微一笑,貼在林曉薇身上的大手忽然用力一扯,在林曉薇的驚叫聲中又扯下一大塊衣服。

  副所長本來抱著林曉薇腰上的手忽然游走上來,緊緊拉住她的頭發用力往後扯去,林曉薇吃痛的整個頭往後仰。副所長湊上來淫笑道:“放過你?我想你都想瘋了,好不容易逮到這麼好的機會,你說我會放過你嗎?何況還是你自願的,嘿嘿嘿嘿。”

  林曉薇整個頭部被扯的往後仰,全身力氣使不出來,只能拼命地搖著頭哭道:“不要啊,求求你,我求你了……”

  “你求我?”副所長用力喘了幾口粗氣,猛地伸手將林曉薇身上剩余的衣物都一片片撕下,邊撕邊狂叫道:“你求我啊!你叫啊!你這個婊子裝清高是吧,你叫,我他媽的要你叫,你越叫我呆會兒幹你越興奮……”

  林曉薇沒有力氣去阻止副所長的動作,只能拼命地搖頭哭泣著。

  很快副所長將林曉薇全身上下剝的一絲不剩,一具完美潔白的胴體呈現在他眼前。副所長拼命地喘著氣,兩眼光芒閃爍,急不可待的將林曉薇整個人往她身上的床上推去。

  林曉薇驚呼一聲,整個人仰倒在床上,一股刺鼻的腐臭味頓時撲鼻而來。

  慌亂中林曉薇忽然感到自己的手似乎碰到什麼硬物,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手抓住那硬物向撲來的副所長擊去。

  “啊!”副所長捂著頭向後跳開去。林曉薇這才發現自己手中握著的正是插在幹屍上的那把造型奇怪的匕首。

  那一瞬間,她首先感到的是惡心。手上拿著一把人插在一具屍體上起碼有上千年的匕首,怎麼能不叫人惡心。但林曉薇此時還是有點理智的,她知道這把造型奇怪的匕首是自己此刻最後的護身符,如果僅僅因為惡心而將這把匕首丟掉的話,那麼她也就完了,將會成為博士和副所長肮髒交易下的犧牲品。

  副所長這時也看到了林曉薇手中的匕首,他知道這是那具幹屍上的小刀。喝道:“林曉薇,你這是在破壞國家財產!”

  林曉薇一愣,繼而拼命地搖頭哭泣著。

  副所長陰險地一笑,繼續說道:“你知不知道連我也不敢隨便動那具幹屍?你到好。你就等著坐牢吧!”看到林曉薇愣愣的樣子副所長突然提高聲音喝道:“林曉薇!”

  林曉薇全身猛地一震。副所長立即沖上去抓住林曉薇握著匕首的那只手腕,用力一扭。林曉薇痛的松開了手。

  “叮……”匕首與地面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在實驗室內回蕩,對林曉薇來說這是世界末日的聲音。

  副所長趁勢緊緊抱住了林曉薇。

  她緊緊咬住嘴唇沒發出一點聲音,眼淚狠狠地劃下來,任由副所長那只罪惡的手在自己身體上四處游巡。她知道此時反抗已經毫無意義了,唯有以冷冷的目光盯著那張令人作嘔的臉。

  刺激。前所未有的刺激沖擊著副所長的大腦。不止大腦,他全身的神經無一不處在極度的興奮狀態。他十分享受這種從未有過的刺激。

  副所長那只全是血的手抓住林曉薇身後幹屍的手臂,將他拉下床,然後將林曉薇整個人按倒在床上。

  “夢中的王子,對不起……”那一瞬間,無奈、屈辱、悲哀、憤怒……所有的情緒湧上心頭。林曉薇閉上了眼睛,淚水狠狠滑下,打濕了她身下那張床單。

  副所長已經是處在極度的興奮,他的手暫時停止對林曉薇的攻擊,迫不及待地要脫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也許是太心急了,將襯衫的扭扣都扯掉了好幾粒。

  就在此時,一只手從副所長後面輕輕地搭在他在肩膀上。

  “滾開!”副所長反手拍開肩膀上的手,准備對正躺上床上瑟瑟發抖的林曉薇展開最後的侵襲。突然,他停住了。因為他突然想到現在整個研究所裏只有他和林曉薇兩個人,那剛是誰在拍他的肩膀?一股冷氣從他的背脊直沖上大腦,他全身打了個哆嗦。

  他緩緩地轉過身子。

  那一刻,風停了,時間停了,副所長感到自己的心跳也停了,全世界都在那一瞬間停止了。

  只有副所長的瞳孔在擴大,不斷地擴大……

  一只幹枯的手緩緩地向副所長的脖子上伸去,手伸的很慢,但副所長感到自己不能動,甚至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只能無助地看著那只手離自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啊……!”副所長最盡全力發出尖叫。

  躺在床上的林曉薇似乎感到周圍的異樣,剛剛副所長突然停止了對她的侵犯,繼續又突然尖叫起來,發生了什麼事?難道副所長走了?不可能,他絕不可能會這麼“善良”。難道他出事了?

  她緩緩地睜開眼睛,因為淚水阻礙了視線,她只看到旁邊一團黑乎乎的物體在不斷扭動著。用力擦幹淚水再次睜開眼睛……她看到了,她看到了……

  “啊……!”整個研究所響起了林曉薇的尖叫聲……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28:34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28:5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人與妖(上)

  折騰了一早上,林曉薇同樣幾句話已經重複又重複了不知多少遍了。到最後錄口供的警員說道:“可以了,你先回去吧,有什麼問題我們會再請你來配合的。”

  總算獲得解放的林曉薇正准備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就在這時,一名警員慌慌張張地跑進來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

  隊長和那位中年警察一同從辦公室裏出來,喝道:“什麼事慌慌張張的?你是警察,這樣像什麼樣子?”

  那名警察行個禮後說道:“隊長,出事了。”

  中年警察上前接問道:“出了什麼事?”

  “留在研究所的兩名同事,他們……他們都死了。”

  “什麼?”在場所有人同時叫道。

  原來剛跑進來的警察和另一名同事到研究所去找在那邊留守的警察准備換班時才發現他們已經氣絕了。

  隊長帶著一群人趕到研究所的研究室,當然也包括也當事人林曉薇。

  “隊長!”一名警員上前行禮。在場的警員比早上的更多,實驗室都快擠不下了。畢竟在眾目睽睽下莫名其妙地死了兩名留守警員不是小事。

  “法醫呢?”

  一名穿白大衣的法醫走過來朝隊長點點頭。

  隊長亦點頭還禮,問道:“有發現嗎?”

  “嗯。”法醫答道:“死因和早上發現的那個副所長一樣,全身沒有任何血液。脖子上也有一塊地方發青。”

  “怎麼會這樣?”

  法醫搖頭苦笑道:“不知道,我幹了一輩子法醫也沒見過這麼奇怪的事,看來要等化驗結果。”

  隊長又沉聲問道:“有沒有目擊證人?”

  隊長身邊一名警察上前說道:“因為怕研究所的人誤入破壞現場,那兩名警察關上了門。他們一直都在實驗室裏,沒有離開過。事發時外面的人也沒聽到任何聲音。”

  隊長身旁的中年警察臉色越來越鐵青,隊長歎了口氣拍拍他的肩膀。

  中年警察看了隊長一眼,轉頭向剛說話的警察沉聲問道:“有沒有人進來過?”

  “報告副隊,沒有人進來。”

  “你確定?”

  “我……不確定。”

  被稱為副隊的中年警察叫道:“那你還說個屁!”

  隊長再次拍拍副隊的肩膀說道:“冷靜點,現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

  副隊深吸一口氣,向那名被他罵的不知所措的警察點頭說道:“對不起。”

  “不。”那名警察敬禮道:“是我辦事不力。”

  隊長擺擺手道:“不關你的事。對了,還有什麼發現嗎?”

  “沒有,一切都和早上離開時一樣。”

  “你怎麼了?”副隊看到林曉薇身體在微微發顫,問道。

  “沒什麼。”林曉薇輕搖頭說道:“只是,不太舒服。”

  副隊點點頭,畢竟對一個女孩子來說一天之內遇上兩宗謀殺案還能保持理智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副隊說道:“林小姐,感謝您的合作,你可以先回去了,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們會隨時請你來配合的。”轉頭對一名女警說道:“先送她回家吧。”

  直到那名女警和林曉薇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視線裏的時候,副隊伸手拉住隊長的胳膊,將他往外拖去。

  隊長愣道:“怎麼了?”

  副隊繃著臉沉聲道:“我有話和你說。”

  隊長點點頭,向身後的助手吩咐幾句後跟著副長上了門口的一輛警車裏。

  “你對這件事怎麼看?”隊長開著車在大路上漫無目的地行駛著。

  副隊閃爍著目光,咬牙切齒地說道:“嗜血的妖怪!”

  隊長沒有任何反應,平靜的問道:“你的意思是研究所裏有妖族?”

  副隊重重地點了一下頭。

  “可他們是怎麼進去的?實驗室外面就是辦公區,誰要是進過實驗室多多少少總會有幾個人看到的吧。”

  副隊緩緩地搖了一下頭。

  “會不會凶手一直都在實驗室裏面?”

  副隊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怎麼可能,裏面都已經被我們搜了個底朝天了,除非……”

  “對,我們漏過了一些東西。”

  “那具幹屍?”

  隊長笑道:“你也想到啦?”

  副隊又搖搖頭道:“不可能。僵屍的存在只有兩種可能性,一是永生的存在,一是完全的毀滅,不可能死了千百年又複活了。要知道僵屍一旦死去就會形神懼滅,不可能會有屍身的存在的。”

  “為什麼幹屍胸口上會插著一把釘魂梭?”

  “被人謀殺的,很正常。”

  “為什麼釘魂梭是銀制的?”

  “……巧合吧。”

  “為什麼釘魂梭是插在心口位置?要知道那裏可是妖族的致命弱點。”

  “心口不也是人類的致命弱點嗎?”

  “為什麼……?”

  “夠了,刑風。”副隊打斷道:“要知道妖界的規矩是絕不能侵犯人類,而且大部份的妖物都做到了,除了……”

  “不顧妖界規矩的異變存在?”

  “是。”副隊無奈地歎了口氣,說道:“雖然我們這些妖物大部份與人類是和平共存的,但其中也有些偏激的妖怪會選擇吸食人類來增強自己的靈氣。”

  刑風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也就因為那些不顧妖界規矩的妖怪,所以修真界一視同仁,認為天下的妖魔鬼怪沒一個是好的,所以千百年來一直在追殺你們。”

  副隊背靠在車內坐背上,說道:“我可沒害過人。”

  刑風點頭道:“我相信。”頓了一頓,刑風又笑道:“老實說,如果不是遇上了你,打死我也不會相信這世上真的有妖怪的存在。”

  副隊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這個大千世界,千奇百怪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就拿那具幹屍來說吧,聽說他有三萬年以上的曆史了,可是三萬年前連我們這些妖都還沒出現過,又怎麼會有人呢?”

  刑風笑道:“可能他不是人呢?”

  副隊苦笑道:“我檢查過那具幹屍,沒有任何妖氣,也沒有僵屍的屍氣,也就是說他只是具沒生命氣息的屍體。”

  刑風又問道:“你確定不是那具幹屍幹的?”

  “應該不是。”副隊靠在椅背上說道:“他只是具沒靈魂的屍體,而那些人的死因都是被人,不,應該是妖吸血至死。”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29:2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人與妖(下)

  “研究所裏有沒有妖氣?”

  副隊搖頭道:“沒有。”頓了一頓又說道:“不過有一點很奇怪……”

  “哦?”刑風好奇的轉過頭看他。

  “開你的車,安全第一。”副隊將刑風的頭扭正,指著前面叫道。

  刑風笑了笑,說道:“好吧,那你繼續說,別吊我胃口。”

  副隊沉默了片刻,又繼續說道:“死者脖子上的傷口……”

  刑風插嘴問道:“有傷口嗎?我怎麼沒看到?”

  副隊沒好氣的說道:“你們人類的肉眼當然看不見,除非你開了天眼。”

  刑風奇道:“你能看到脖子上有傷口嗎?”

  “沒有。”

  “那你還說脖子上有傷口。”

  副隊氣的瞪了他一眼。

  刑風笑道:“好了,我不插嘴了,你繼續說吧。”

  副隊想了想,問道:“還記得那些死者的脖子上的青色東西嗎?”

  刑風點了點頭道:“當然。”

  副隊沉聲說道:“那上面沾了些妖氣,其中混合了屍氣。”

  刑風猛的轉過頭來叫道:“你說什麼?”

  副隊指著前面失色叫道:“小心!”

  刑風轉回頭,看到前面一輛車正快速朝他們駛來,刑風嚇的猛打一圈方向盤,“吱”的一聲長響車子在公路上頓時拖出一條長長的黑色輪胎印後在路邊停下了。

  對面的車子也嚇的猛打方向盤,最後在路邊停下,車窗裏探出一個頭發全部染成綠色的青年囂張的叫道:“我靠!你他媽的開車不長眼……呃……”

  綠毛青年這才發現原來對方是輛警車,而車內坐的是兩個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此刻警車裏的兩人都惡狠狠地瞪著眼看他,綠毛青年趕忙陪笑道:“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沒長眼,對不起。”

  兩人沒功夫和他糾纏,打發綠毛青年將車開走後,刑風才長長吐出一口氣,驚魂未定的說道:“嚇死我了。”

  副隊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活該,誰讓你開車心不在焉的。”

  刑風叫屈道:“又怪我?是你說的太匪夷所思了,妖氣又帶屍氣,難不成是妖怪和僵屍的共存體?”

  副隊搖頭說道:“不可能,妖是妖,屍是屍,這兩種異變體是根本不可能共存一處的。”

  “那你又說妖氣帶屍氣?”

  副隊苦笑道:“所以我才會說奇怪嘛。”

  “操。”刑風往椅背上一靠,點上一根煙邊抽邊說道:“太懸了,難不成我們要去請道士來破案?我們是警察啊,警察去請道士破案,還不讓人笑掉大牙。”

  副隊笑道:“我又沒讓你去請道士。”

  刑風瞪了他一眼,說道:“連你都說棘手了,我們這些普通人又能做什麼?”

  副隊聳聳肩膀說道:“那也用不著去請道士吧。”

  刑風嗤鼻一笑,猛吸了幾口煙又問道:“你說會不會是先有一個妖吸了他們的血,然後又來了個僵屍再吸……也不對啊。”刑風撓撓頭自嘲道:“都沒血了,僵屍還吸什麼?”

  副隊笑了笑,說道:“應該是同一個異物做的,而且這個異有可能是妖,不小心沾染了些屍所,又或者是僵屍,不小心沾染了妖氣。”

  刑風扭過頭看著他,問道:“妖氣和屍氣可以沾染的嗎?”

  副隊點頭道:“短時間是可以的,如果這個假設成立的話,那在研究所裏肯定有一只妖和一只僵屍以上的異物存在。”

  刑風奇道:“可是你又說沒發現有妖氣?”

  副隊皺眉說道:“就是因為沒發現,所以我才會奇怪。”

  刑風想了想又扭過頭看著副隊,沉聲問道:“會不會那只妖物一直都呆在研究所,而你卻沒找出來?”

  副隊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你好像忘了我是什麼妖,沒有任何異族氣味能逃過我的鼻子。”

  “這到是。”刑風點了點頭說道:“你的鼻子比狗還靈。”

  副隊莞爾道:“你在誇我還是在罵我?”

  刑風笑了笑,想了片刻又問道:“赤子,妖怪中有哪些是會吸血的?”

  副隊赤子沉吟道:“很多,比如蝙蝠妖、蛭血精、炙血瘟妖……”

  “我靠!”刑風突然叫道:“蚊子都會成精?”

  赤子笑道:“是瘟妖不是蚊子,是一種帶瘟疫的妖怪。”

  刑風點了點頭,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又問道:“照你看,凶手會是哪種妖怪?”

  赤子搖頭說道:“看不出來,沒有妖怪會吸了人血後還這麼麻煩的用生肌咒把傷口補上,雖然生肌咒很多妖怪會用,但也會消耗一定妖力的。沒有妖會搞的這麼麻煩,吸了血就直接扔掉得了,反正天底下同類的妖怪又不止他一只,不是道行特別高深的人或妖一時間還查不出來。”

  刑風將下巴枕在方向盤上,苦著一張臉說道:“連凶手是誰都不知道,我怎麼給死去的兄弟們報仇啊。”

  赤子輕輕拍了拍刑風寬厚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過幾天我去妖怪聯盟裏請出幾個妖法高深的前輩們來幫我們查查。”

  刑風無奈的點頭說道:“每次碰上這種另類的案件總是要麻煩你們妖怪聯盟。”

  赤子笑道:“妖怪也有天劫,我們也是在積陰德好渡劫嘛。”

  “呵呵。”刑風苦笑道:“如果我不是幸運地和你搭檔,打死我也不會相信這世上真的會有妖怪,而且數目還不少。”

  “對了。”赤子問道:“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問問你。”

  “什麼事?”

  赤子正色道:“為什麼你不怕我?”

  刑風愣道:“我為什麼要怕你?”

  “你不怕我會吃了你啊?”

  “你不會。”刑風拍拍赤子的肩膀說道:“赤子,我相信你是一個好的妖怪,你不會吃人的。”

  “哈哈哈哈。不是我不想吃你啊,是妖族曆來規定絕不能讓人類知道我們的存在,不然我們妖族就要被滅絕了。”

  “真的嗎?哼哼,你可真是愛說笑。”

  “刑風,你太容易相信人了。”

  “我是警察,我辦案要講證據的。就算你想吃我也只是想想而以,又沒構成事實,我沒法定你的罪。如果你到時候真的忍不住吃了我,構成了事實,到那個時候我再定你的罪也不遲……”

  “哈哈哈哈哈……臭老鬼……”

  一人一妖的奇怪組合在一輛警車內說笑著,車子在路上飛奔。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29:5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消失的古屍

  “啊!”林曉薇猛地坐了起來,發現自己仍是在自己的床上才重重地吐出一口氣。可是心仍是跳動地很厲害。

  惡夢,又是那個該死的惡夢。

  那具千年幹屍緊緊咬著副所長的脖子,吸著他的血。

  每次夢到這些林曉薇總是會被嚇醒,她已經數不清這個晚上做了多少個同樣的惡夢了。每次都被惡夢嚇醒,接著又不知道怎麼的昏昏沉沉地睡著,然後再被惡夢嚇醒,接著……如此重複著又重複,她感到自己的精神快要崩潰了。

  輕輕擦了一下滿頭的冷汗,她下了床走到窗邊。

  已經是淩晨三點了,天色仍是漆黑一片。路上已經沒有什麼行人了,偶爾有一兩個晚歸的人影在路上匆匆走過。

  回頭看了一眼那張一晚的時間內給了自己無數惡夢的小床,她輕歎了口氣,喃喃自語道:“還是別睡了。”然後走向一旁打開房門,准備去沖個澡。

  林曉薇卻始終沒有發現,她剛才所站窗戶對面的屋頂上一直站著兩個人影。

  那兩條人影一直都站在屋頂上,任勁風猛烈地吹著,他們始終沒動過一下,只有衣服被勁風吹得“蓬蓬”作響。

  “是她嗎?”

  “是。”

  “那女的真漂亮,一會兒能不能先……嘿嘿。”

  “隨便。”

  “真是夠兄弟,放心,我會留一點給你的。”

  “……”

  “怎麼不說話感謝我一下?哦,我差點忘了,你上次被那道士打斷了子孫根,哈哈,都不能……”

  “閉嘴!”聲音雖然仍很冷,但可聽出有些發顫,是因為發怒而顫栗。

  另一人知道玩笑不能開的太過火,知機地轉移話題道:“嘿嘿,我們是時候動手了嗎?”

  “可以。”

  “不過你答應過我的,那個妞……”

  “知道了。走。”

  “嗖!”“嗖!”漆黑的夜空,兩條同樣漆黑的身影在空中劃過,輕輕落在林曉薇剛剛所站的窗戶外。

  窗戶外沒人任何東西可以依靠,他們竟然是懸浮在半空中。

  其中一人伸手在窗戶的玻璃上輕輕一按,“嘶”的一聲,他的手掌與玻璃相貼的地方頓時冒出一股青煙。

  那人急忙縮回手,另一個人湊上去看了一眼就大驚失色,原來他整只手掌都被燒焦了,像是在火中被燒烤過一樣,散發著淡淡的惡臭味。

  “哈哈,先是子孫根被挑斷,現在又是手掌變成了烤雞翅膀,你最近走了什麼黴運?”

  那人沒有答他,甩了甩手說道:“這房子裏有古怪。”

  “嗯,我也看出來了,屋裏應該有什麼強大的法器罩著。”

  “現在怎麼辦?”

  另一個人聳聳肩膀說道:“還能怎麼辦?有東西保護著她,我們又進不去,只能以後再找機會了。”

  “好,我們走。”

  “嗖!”“嗖!”兩聲破空聲後,兩個人影就在林曉薇屋子的窗戶外消失了。

  “鈴鈴鈴鈴……”就在兩人消失的同時,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

  林曉薇披著一條浴巾,手上拿著一條幹毛巾正在擦拭著濕漉漉的頭發從浴室裏走出來,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鍾,伸手提起話筒輕聲說道:“喂。”

  “……”

  電話那頭的聲音急促的說了幾句話,林曉薇臉色大變,失聲叫道:“什麼?幹屍不見了?”

  ※※※※※

  天色微亮,太陽尚未爬上雲端,天色朦朧。

  林曉薇拖著疲憊的身軀從研究所步行回家,昨夜研究所裏的保安在巡邏時意外的發現那具本該安靜躺在實驗室的萬年幹屍不見了。這具幹屍是一具國寶,研究的意義非常重大,保安立刻報警,而警察也在第一時間傳喚來了曾與幹屍有過“親密接觸”的林曉薇。

  幹屍不見了關她什麼事?林曉薇很納悶。警方也知道這件事與林曉薇無關,但例行程序上還是要叫她來問話。

  在警察面前,林曉薇表現的很平靜,可是在她平靜的表面下卻是波濤洶湧。幹屍不見了?是他自己爬起來走掉了?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都是真的?他又會去哪裏?林曉薇心中一連串的問題,以至于她精神有些恍惚,對警察所問的問題有些答非所問。警方以為林曉薇這兩天受到過度的刺激才會有這樣的表現,匆匆問完話後便讓她先回去休息。

  林曉薇走出研究所,一個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這時還只是淩晨五點多,人們都躲在溫暖的被窩裏睡覺,街上只有三三兩兩的人影匆匆路過,又或者偶爾一輛出租車駛過。

  從研究所外面小攤上買了兩個准備當早點的饅頭提在手上,林曉薇低著頭走神的漫步在街上,腦中重複著那幅令她難忘的畫面。

  忽然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將她驚醒,抬起頭看去,見到公路中央停著一輛出租車,出租車的前面正站著一個模樣比較年輕的男孩。

  司機從窗戶中探出頭大聲咒罵道:“你媽的,走路不長眼啊?要死就去跳樓,別拉你老子下水,你他媽的……”

  男孩的臉龐很髒,看起來像是有好幾天沒洗過臉了,頭發淩亂,身上裹著極不合身的寬大衣,大衣下面露出一雙赤裸的腿,腳上也沒穿鞋子,此刻正一臉茫然的看著司機。

  見男孩仍怔怔的站在那裏沒有走開,司機打開車門走下來,揮舞著拳頭一付要動粗的模樣。

  見此情景,林曉薇趕緊跑上前將男孩拉開。見有大美女插手,司機也不好在美女面前動粗,咒罵幾句後就將車開走了。

  等司機將車開走後,林曉薇才轉頭看這男孩,男孩也正看著她。男孩似乎剛二十出頭,雖然臉上很髒,但林曉薇仍能依稀看出他長像比較清秀,只是男孩的眼中透露著茫然的神色。

  林曉薇輕聲說道:“以後別亂穿馬路,很危險的,要過馬路就走人行道,知道嗎?”

  男孩呆呆的看著她,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林曉薇微微歎了口氣,原來這個模樣清秀的男孩是個傻子。

  搖了搖頭,她轉身離開。可沒走多遠,林曉薇發現男孩正緊緊的跟在她身後,她轉過身皺著眉頭問道:“你幹嘛跟著我?”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30:44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31:06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31:2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他會來找你

  這章開始與下面幾章做過修改,應大家強烈要求,烈炎不再是冒充主角,由于倉促修改,所以肯定會有不足處或者沒注意到的細節,希望大家原諒,以後一定好好大修一次~
  ※※※※※※※※※※

  矮胖子暫時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憤怒地站起來,雙目通紅地看著前面的人。

  高個子走到矮胖子身邊,冷冷地問道:“你是誰?”

  神秘男子沒有看他們,只是看了躺在地上的林曉薇一眼。林曉薇知機地趕緊將被單拉起來,緊緊裹住自己的身體。

  矮胖子怒吼道:“媽的,你不想活了?知不知道我們是誰?”

  高個子冷聲道:“你繼續做你的,他交給我。”

  矮胖子看向全身裹在被單裏此刻已經坐起身的林曉薇,回複剛才的淫笑:“你快點解決。”

  神秘男子朝林曉薇點了點頭微微笑了笑,再轉過目光看了他們一眼,冷笑道:“一只八哥,一條蟒蛇,不過兩個低級的妖怪。”

  高個子和矮胖子同時一愣,相互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不安。

  對方一語道破他們的原身,而且擺明是不怕他們,這樣的人他們實在想不到有誰。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任何修真者或者妖怪除非擁有照妖鏡,否則絕不可能在第一眼就能看出對方的真身。如果真有這樣的人,那麼這個人的實力肯定要照出對方很多,極有可能已經達到了半仙的境界。眼前的男子橫看豎看,怎麼看都不像是實力深不可測的人,可他手中也沒有什麼照妖鏡,他是怎麼看出自己的真身的?

  就在這兩個心中在天人交戰時,林曉薇也是震驚不已。

  “妖怪?他們就是傳說中的妖怪?難怪他們剛才能飛。如果他們是妖怪,那這白馬王子是誰?他為什麼不怕妖怪?他又怎麼知道他們是妖怪的?……”一連串的問題得不到解答,林曉薇唯有把疑惑的目光投向自己的白馬王子。

  這時高個子和矮胖子似乎也已經打定了主意,他們對望著點了一下頭。

  “呀!”高個子和矮胖子大喝一聲同時從神秘男子的左右方向他沖去。速度太快了,快的連林曉薇都還沒反應過來他們就已經出現在神秘男子的身邊。

  矮胖子露出陰狠的笑容,手掌成爪狀向神秘男子攻去。高個子也配合無間,張大嘴巴露出長長的獠牙從神秘男子的另一邊向他脖子咬去。

  神秘男子從容一笑,以更快的速度以手為刀瞬間在原地轉了三百六十度。

  時間,在這一刻停住了。

  神秘男子、矮胖子、高個子、林曉薇全都沒有動,沒發出一點聲音。

  矮胖子和高個子張大嘴巴,瞪大眼睛,一付難以置信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高個子和矮胖子同時大叫:“不!”

  從兩個身體內有數道金光透身而出,金光越來越多,越來越密。

  矮胖子不甘心地喊道:“你到底是誰?”

  神秘男子歎了口氣,微微閉上雙目,悲哀的語氣答道:“一個本已經死去的人。”

  金光已經將兩人完全包住,瞬間後金光連同兩人消散在天地之間。

  神秘男子再次歎了口氣,來到林曉薇身邊關切地問道:“你沒事吧?”

  林曉薇搖搖頭,將身體緊緊裹在毛巾裏,輕聲說道:“謝謝你。”

  神秘男子露出一個很好看的笑容,說道:“不用謝我,我救你是有目的的。”

  林曉薇一愣,問道:“有目的?”

  神秘男子在林曉薇身旁坐下,說道:“我救你其實跟他們捉你是出于同樣的目的。”

  “你們……的目的跟我有關?”林曉薇完全糊塗了。

  男子點頭笑了笑,問道:“你叫林曉薇嗎?”

  “是。”林曉薇下意識的點頭。

  “萬年幹屍身上的釘魂梭是不是你撥下的?”

  “是……”一想到研究所裏那具幹屍,林曉薇就泛起一陣惡心感。

  “那就對了。”

  林曉薇疑惑道:“什麼對了?”

  男子笑道:“他會來找你的。”

  “誰?”

  “還會有誰,當然是那具被你所救的萬年幹屍啊。”

  “什麼?”林曉薇驚跳起來,身上的被單立即滑落,好在她身上還穿了一件浴袍,不至于春光外泄。

  男子灑然道:“不用害怕,你害怕也沒有用。”

  林曉薇語氣有些微顫:“他……為什麼要找我?”

  “因為是你救了他,所以他一定會來找你的。”

  林曉薇略帶慌張的問道:“為什麼我救了他,他就要來找我?”

  “這個……我也說不上來。好像我們妖族都是這樣的吧,凡是救過我們的人,我們一定會再找他,不是幫他就是殺了他。”

  “妖族……”林曉薇喃喃自語,驚覺到什麼,突然大叫道:“你也是妖怪?”

  男子仰首望著月亮,露出一絲苦笑,說道:“我是僵屍。”

  “啊!”林曉薇露出恐懼的表情尖叫一聲,朝後退了一步。

  神秘男子似乎早知道林曉薇的表情,從容笑道:“我的名字,叫烈炎。”

  林曉薇沒有答話,只是猛烈的喘著氣。

  烈炎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問道:“你怕我嗎。”

  林曉薇痛苦地雙手抱住頭,忍不住全身顫抖。

  烈炎安慰著柔聲說道:“你別害怕,我不會害你的。”

  林曉薇也不知道有沒有聽見,自顧在全身發抖,兩排牙齒在打架,顯然她一下子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烈炎知道她心底正在做掙紮,此時不應該打攪她。便安靜地坐在一旁抬頭呆呆地看著天空。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31:49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32:12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32:31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33:23 | 顯示全部樓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InPowerS.Net

GMT+8, 2023-2-7 23: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