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owerS.Net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樓主: gn02975429

萬年古屍- 作者:闞智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49:11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49:33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49:52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0:0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九章 對立決絕

   所有的人都在對冥天和他手中的長刀虎視眈眈,摩拳擦掌正准備先一步抓住他的時候,紫諾忽然張開雙臂攔在他的前面叫道:“不准你們動他!”

  所有的修真者和妖怪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她,只有少數幾個眼中透出褻猥的神色。

  天雪宮陳濕潤饒有深意的目光看向天師府的淩楓,淩楓尷尬的幹咳一聲,沉聲喝道:“紫諾,你在幹什麼?”

  紫諾哀求道:“師傅,求求你們放過冥天吧……”

  “閉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是萬載屍王!是修真界的大敵!快給我過來!”最後一句話淩楓幾乎是用吼出來的。

  “不……”紫諾用力的搖著頭,淚眼迷朦道:“師傅,我求求你了,放過他吧……”

  “你是不是瘋了?”一個修真者站出來指著紫諾喝罵道:“身為修真者居然為一個僵屍求情,你真是丟了我們修真界的臉!”

  紫諾抹去眼淚頂嘴道:“你們又好到哪去?修真者與妖怪同伍,到底是誰丟了修真界的臉?”

  在場的修真者聞言臉色大變,表情都有些不自然,其中有少數幾人甚至臉上微微的泛紅。

  修真界與妖族相互視為死敵,就像仙與魔、光與暗不能共存一樣,他們已經相鬥了無數的歲月,其間雙方也折損無數的精英。修真者與妖族站在一起,這是修真史上史無前例的,在千百年的歲月中,修真者和妖怪只要相遇就必定會拼個你死我活,絕對沒有例外。但是這一次,他們例外了,無可奈何的例外。在生存與拼鬥的選擇中,他們無一例外的選擇了前者。雖然如此,可他們也在暗中達下了一致的決定,只要能取得寶物並離開此地,這些妖怪絕不能放走一個。畢竟如果讓世人知道修真者若與妖怪相互聯盟,那麼他們及他們所在的師門將永遠受人唾罵。所以他們一致決定,只要找到寶物及出路,就是這群妖怪命喪的一刻。此事只要他們守口如瓶,這件事將永遠成為一個秘密,他們仍舊是英雄回歸,受人敬仰。

  修真者與妖族的聯盟雖然是無可奈何,但這也是他們心中的一根刺。紫諾此刻當著他們的面道出他們心中的難堪,無疑是將這根刺,刺的更深,刺的更痛。

  那個修真者氣的不住發抖,指著紫諾斷斷續續的喝道:“你……你……”

  “我什麼?我再怎麼樣也比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人要好。”

  淩楓終于變色,勃然大怒喝道:“劉紫諾!”

  “師傅,你不是最恨妖魔鬼怪?為什麼要跟他們在一起?為什麼?”

  “你給我閉嘴!”

  “我偏不……”

  “啪!”眼前人影一花,淩楓轉瞬間已到紫諾身邊,順手打出一個耳光,清脆的響聲在紫諾嬌嫩的臉上留下了五條鮮紅的掌印。

  紫諾捂著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淩楓:“師傅……你打我……”兩行熱淚再次盈眶:“從小大到你都沒打過我,你現在為了那群妖怪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這孽畜!”淩楓右手高高舉起,正准備朝一臉不屈看著他的紫諾再次落下。

  這時,一個妖怪走出說道:“淩天師,你怎麼罰你徒弟,我們不管,但是千萬別帶上‘畜’這個字。”

  淩楓不屑的冷笑道:“畜生就是畜生,沒資格跟我說七道八。”

  妖怪冷眼盯著淩楓,沉聲說道:“淩楓,別以為我們妖族怕了你……”

  陳濕潤用眼神示意身後一個修真者,那修真者輕不可見的點了一下頭,出聲打斷妖怪的話:“那又怎麼樣?你們妖怪在我們修真者眼中本來就是畜生不如。”

  “你……”那妖怪目露凶光,狠聲說道:“你找死!”

  “噌、噌……”妖族與眾修真者幾乎同時撥出兵器撥弩欲張,一股濃烈的火藥味頓時在這偌大的殿堂內彌漫。

  雙方大眼瞪小眼,全然一付恐嚇的模樣,只是誰也沒有率先出手,其中包括事端的挑起者。因為他們都明白,第一個出手的人將是死的最慘的一個。

  “夠了!”在這緊張的氣氛中,一個細聲細語的妖怪出聲說道:“都什麼時候了,還玩意氣用失?你們看看屍王,他手裏拿著的那把刀肯定就是我們找的那件寶貝。不過瞧他現在的模樣,一定在抵抗封印的力量,如果讓他破除封印取到寶貝,到時候我們都不用自己動手了。”

  雙方眾人隨音將目光轉向紅芒中的冥天,兩道紅色光柱自上下兩方將他罩住,無數詭異的骷髏在他身邊飛舞,時不時的在他身上咬上一口,立刻就有幾絲鮮血從傷口中迸出,然後迅速被光柱所吸收。冥天的全身已是傷痕累累,一絲絲的鮮血不時的從傷口處飛濺而出。

  血是深紅,可卻比不上他眼睛的紅。

  他的雙眼是血紅色,包括眼白、眼瞳全是血紅,比血更紅,那是屍王的標志,也正是千年前令修真界、妖族甚至仙、魔界談之色變的冥夜的眼瞳:屍王血瞳。

  而他們,也正是根據這雙眼睛才判斷出冥天就是萬載屍王。

  目光再次看到了冥天,眾人立刻又忘了剛才的不愉快,輕聲交頭接耳起來:“他在幹什麼?”

  “好像是在破除封印的力量。”

  “那兩道光柱是什麼?還有那群骷髏……”

  “應該就是封印吧。”

  “天啊,這麼奇怪的封印?老子修真了百多年了,第一次見到這樣詭異的封印。”

  “不只是你,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

  “別吵了!”陳濕潤出聲阻止大家的交談:“我們絕不能讓屍王完成封印,不然我們都要死在這裏。”

  一個妖怪附聲道:“對,趁他還沒完全破解封印,我們先幹掉他!”

  在場的修真者和妖族聞言紛紛點頭附和。

  紫諾急忙站起身再次攔在冥天前面叫道:“不要……”

  淩楓沉聲喝道:“紫諾,你滾開!”

  紫諾淒叫道:“師傅……”

  “閉嘴!”

  紫諾不斷抽泣,淒聲說道:“師傅,我自小就跟著你學習道術,你疼我愛我。紫諾這輩子沒求過師傅你什麼,我現在只求師傅,求您放過冥天吧。”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0:26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0:4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十一章 僵屍的眼淚(上)

  
  當冥天接觸長刀的那一刻,他的心神立即被長刀所吸引。從長刀上迸發出來的奇異能量讓冥天感到異樣的難受,可是他又欲罷不能,在觸摸到刀的那一刻,他就與刀融為一體,他即是刀,刀即是他。這是一個很懸的概念,就好比一個人的身體內同時相處著兩個不同的靈魂,它們彼此爭鬥不休,卻又甩不開對方一樣。

  冥天一直在與長刀作精神鬥爭,身體又飽受著血咒的折磨,感受著體內的血液一絲絲的流盡,他的心中泛起一陣無力感。

  這是自他覺醒了僵屍的力量以來,第一次的無力,雖然以前也有數次面對過生死,可每一次他都能從容應對,每每能在關鍵時刻爆發出屍王的潛在力量保命自救。可是這一次,他做不到。在全身血液即將流盡的時刻他仍舊沒有感受到冥夜的氣息,屍王的力量仍在蟄伏。

  冥天雖然正處于掙紮的狀態中,可外界所發生的事,所說的話,他都聽的一清二楚,只是苦于無力表達。

  紫諾為他不惜獨自去對抗修真者和妖族,令他感動。當他聽到淩楓放棄紫諾時,也為她叫屈。他很想大喊,很想仰天長嘯,也很想朝大殿內的這些人怒罵一聲:“你們算什麼東西?”可是他做不到。現在的他連動一下嘴皮子都不可能,這個身體仿佛已經不屬于他,他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

  悲哀。

  冥天為自己感到悲哀。他只能無助的聽著眾人侮辱著紫諾,而他,卻幫不了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與自己的師門決絕,感受著她的肝腸寸斷。

  這就是人心嗎?在利益面前,什麼都可以拋棄?甚至包括友情,親情,師徒之情……

  “紫諾,你這是何苦?”冥天不禁在心中感歎道。

  冥天雖然不能動,也不能言語,可是紫諾為他所做的一切他全都清晰的知道。當紫諾朝他跑來的時候,當神之殿全力為她斷後的時候,他知道紫諾要做什麼了。

  “不,紫諾,不要過來。不要……”

  紫諾當然聽不到冥天的呼叫,她毫不猶豫的用指甲劃開了自己的手腕。一絲的血腥味刺激著他的嗅覺,冥天體內的血液即將流盡,在新鮮血液的誘惑下,他的身體不聽使喚的一口咬在紫諾的手腕上。

  “不……不要!該死的,這該死的身體!紫諾,我不要失去你,我不要!!”

  冥天的心頭一陣揪心的疼痛,他的心在狂吼。可惜他不能阻止自己的身體去吸食紫諾的鮮血,可惜他不能開口說話,可惜紫諾聽不到,可惜……

  新鮮的血液流進身體,在體內四處奔騰。身上每一處細胞似乎都被激發了,冥天全身紅芒大盛,那些被周圍飛舞的骷髏咬破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快速愈合。感受到來自冥天身上的壓力,他手中的長刀急速的抖動起來,發出清脆的“噌噌”的聲音。

  “紫諾,不要啊……紫諾……住手啊,不要再吸了,不要再吸了!”

  “紫諾,你這個笨蛋!不要這樣做……”

  “我求求你,紫諾,快離開我……”

  ……

  感覺到紫諾的手臂甚至整個身體在迅速的幹癟,冥天的心有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楚。他在狂叫,他在狂呼,卻是無聲的叫,無淚的哭。

  血液的能量充斥著他的身體,賜予他一種新的活力。

  可是如果能夠選擇的話,冥天甯可不要這種活力。他甯肯自己默默死去,甚至形神懼滅,也絕不希望紫諾受到任何傷害。可是他阻止不了,他的身體不受他所控制的在不斷吸食著紫諾的血液,紫諾的生命。

  血的味道,原來是這麼苦澀……

  紫諾終于支持不住,身體微微一軟就要滑倒。

  “紫諾,紫諾,紫諾……”冥天的心中瘋狂的大叫,不斷呼喚著紫諾的名字,可是她聽不到,也許以後再也聽不到了。

  “冥天,我今天又想到了新的絕招哦……我還沒說完你跑什麼?快過來給我試招……”

  “冥天,你這個笨蛋,紫諾催心掌……”

  “豬頭天!!你居然又偷了我的內衣……”

  “如果,我們能活下去……我答應你……”

  “因為,我……愛上了他……”

  “冥天,來生再見……”

  ……

  往事的一幕幕在冥天的腦海中迅速的閃現而過,他很想抓住紫諾,抓住這些曾經的回憶,可是卻悲哀的發現,自己原來是那麼的弱小無力,他什麼也抓不住……

  力量,他從未像現在這樣渴求力量。如果不是他的無能,紫諾就不會為他獻血。如果不是他的無力,紫諾還能快樂的生活下去。紫諾……

  冥天愈想,心頭愈是波瀾起伏,燒著的血登時由心直向其腦門沖去,燒昏了他的腦海,一股莫名而可怕的力量突然在他體內暴增,全身的肌肉在賁張,要他不能不發!他的雙手不斷地顫抖著,他的胸膛在急速地起伏著,他的喉頭發出“呀呀”的低吼,他似乎已忘記了一切,甚至忘記了他自己!

  力量。

  力量……

  紫諾……

  “紫諾……!!!”冥天突然伸出一只手緊緊抱住紫諾欲將離去的纖腰,一只緊握著手柄,仰天狂叫。

  力量,一股足以毀天滅地,無與倫比的強大氣勢從冥天身上爆炸開來。

  一種強大的紅芒從宮殿起向四周擴散,眨眼間後將整片湖水染成了血紅。

  宮殿附近四處游蕩的水生物立刻作紛飛鳥獸,慌不則路的四處躲藏。

  整座宮殿天搖地動,所有的修真者和妖怪都被遠遠的拋飛落地,在猶如狂風暴雨的氣息中驚駭欲絕的看著冥天。

  強大的氣息仍舊從冥天的身上散發著,一圈一圈以波紋狀朝外擴散。

  冥天將高高仰起的頭緩緩低下,一雙血紅的眼睛冷冷的盯著眼前的眾人。

  他的眼,鮮紅欲滴,兩行熱血自他眼中滑落。

  是淚。

  僵屍的眼淚。

  天啊,僵屍居然流下了兩行的血淚。

  風雲即將色變,血浪即將濤天。

  所有的人都發現自己在冥天強大的威壓下全身不能動彈分毫,只能渾身顫粟著。

  只有神之殿吐出了微弱的聲音:“冥夜,你終于回來了。”

  冥天一手持刀,一手抱著已經昏迷的紫諾,兩只血紅的眼睛似毒蛇盯著獵物一般冷冷的盯著所有的人。

  冰冷的聲音從他嘴中一字一句緩緩吐出:“你們,都,該,死。”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1:04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1:24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1:47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2:0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十五章 生命輪回(下)

   傳說在冥界有一個地方,叫作輪回殿。

  凡是被判轉世輪回的靈魂都要前往輪回殿,等候生命的重生,轉世的輪回。

  哪怕你是人是妖,是仙是魔,只要到了輪回殿,終究逃不過輪回的命運。

  輪回,是重獲新生的代言。亦是剝奪印記的象征。

  傳說神也掌握著輪回,只要他們高興,能賜予任何人新的生命。這就是神,令人羨慕又嫉妒的神,掌握著生命輪回高高在上的神。

  神是無所不能的,因此沒有人敢打神的主意,所有貪婪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萬載屍王的身上。因為在這個世間流傳著一個謠言:萬載屍王掌握著一個遠古的秘密,其中就包括著生命輪回的秘密。

  生命輪回,能隨意賜予任何人新的生命,誰擁有了它,就等于是這世間的神。

  于是所有的人都瘋狂了,瘋狂的挑戰屍王的威嚴。他們愚蠢的行為終于惹怒了萬載屍王,一場驚天動地的血腥屠殺也因此降臨世間。

  在血腥過後,冥夜也消失了,消失的無形無蹤,消失在這茫茫的天地之間。

  恍如他從未來過這個世界。

  生命輪回也隨著他的消失而成為了傳說。

  一個失落的傳說。

  可是就在冥天苦思無計的時候,一個名字突然跳進了他的腦海:“生命輪回。”

  生命輪回,以命換命。用吾之魂,賜汝重生……

  冥天沉吟片刻後激動的脫口而出叫道:“生命輪回。”

  “生命輪回?”神之殿驚訝的叫道:“那個傳說中能掌握生死的遠古術法?”

  冥天沒有聽到神之殿的問話,他的心神全放在即將逝去的紫諾身上。愛憐的輕撫著紫諾那張毫無血色的臉,一臉激動的說道:“紫諾,我有辦法可以救你了。”

  紫諾微弱的聲音問道:“什麼辦法?”

  “生命輪回,是生命輪回!”

  “生命……輪回?”

  “是的!”冥天激動的點頭叫道:“是一種可以重獲生命的法術。有了它,我就可以幫你續命,你不會死了,你會陪著我,永遠的陪著我!”

  “真的嗎?”紫諾的臉上微現紅暈,這是回光返照的現象。

  “真的,你要相信我,我從來都沒騙過你。”冥天的眼角閃過一絲的苦澀。

  “唉,往生者,你可知道施展‘生命輪回’的代價?”

  冥天這時才聽見神之殿的話,沉聲說道:“不用你管。”

  “天,神……殿在說什麼?什麼代……價?”

  “唉,小姑娘,‘生命輪回’是一種以施術者的命來換取……”

  冥天粗暴的喝止道:“閉嘴!”

  “往生者……”

  “你給我閉嘴!”

  “天……神殿說的是不是真的?生命輪回……是用你的命來換我的命?”雖然神之殿只說了幾個字,但紫諾已經從這幾個字中猜到了整句話。

  冥天苦笑了一下,輕摟著她,細聲說道:“紫諾,你放心吧,我是萬載屍王,是不死的僵屍,我不會有事的。”

  “不……不可以。如果我活了,可你卻死了,我甯肯不要……活著。”

  “不會的。我不會讓你死的。”冥天一把將紫諾輕輕抱在懷中,“你要活著,永遠的陪著我。”

  紫諾的下顎枕在冥天的肩上,鼻間嗅著從他身上傳來的令她感覺非常舒服的氣息。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將手抬起,輕輕反摟住冥天的後背,蒼白的嘴唇微微裂開,微笑道:“你要乖啦,人總會死的……我死了之後,你要自己照顧自己……還有曉薇……我們三個人的日子是我最開心的……日子……好懷念……”

  心痛,撕心裂肺的痛。不只是身體,更是來自靈魂最深處的痛。冥天抱著紫諾,緊緊的咬著牙根,咬的很重。他很想哭,很想再為紫諾流下兩行熱淚,可是卻悲哀的發現,自己竟然流不出淚。冥天揪心的說道:“你不會死的,我會救你。然後我們一起回去找薇,重新過以前的日子,我讓你打,讓你罵。求求你,紫諾,不要離開我。”

  紫諾露出滿意的微笑:“謝謝你……讓我愛過……天……保……”最後一個“重”字還來不及說出口,紫諾的頭微微一歪,搭在冥天背後的手無力地摔在地上。

  手背與地面碰觸發出“啪”清脆的聲音。

  “紫諾?”冥天輕輕的推開紫諾的身體,不敢相信的看著她的臉。絕世又蒼白的臉上仍掛著兩行淚痕,她的嘴角露著微笑,滿足的微笑。

  紫諾走了。

  她走了。

  走的很倉促,走的很滿足。

  因為她無悔,因為她愛過。

  冥天全身在顫栗,用盡全力緊摟著紫諾,緊緊的閉上雙眼。驀地,他睜開雙眼仰天大叫道:“紫諾!!!”

  天,為之震憾。

  地,為之動搖。

  整座宮殿在強烈的搖晃,大殿之內回蕩著冥天悲傷的呼喚。

  冥天又低頭溫柔的看著紫諾那張蒼白的臉,抽動了一下嘴角,柔聲說道:“你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你答應過要陪著我,我不會讓你死的!”

  “唉,往生者,死者已矣,你這又是何苦來由。”

  “閉嘴!你不會懂得人類的感情,你永遠都不會懂的!紫諾是我的,沒人可以將她從我身邊帶走,沒有人!我要救她,我要她永遠陪著我!”

  將紫諾的身姿擺正,冥天坐在她對面,抬起她的手與自己十指緊扣。

  “往生者,你真的決定要用生命輪回?”

  冥天堅決的說道:“是!”

  “她生了,你卻要死,生命永遠都在追逐,何苦……”

  冥天溫柔的目光看著對面的紫諾,輕聲說道:“神之殿,當你遇上你所愛的人時,你就會明白。為愛,可是放棄一切,就算是自己的命,也可以為她付出。只要能救回紫諾,哪怕讓我形神懼滅又或者永世不得超生,我都心甘情願。所以,請你別來阻止我。”

  神之殿重重的歎了口氣,說道:“你與冥夜真的不同,他絕不會為了一個女人放棄自己。”

  “我不是冥夜,我叫,冥天。”

  “冥天……你們之間的情真的令我感動。好吧,祝你成功。”

  “謝謝。”

  冥天長長了吸了一口氣,深深的再看紫諾一眼,有可能這將會是最後一眼。

  在她的手背上輕吻一下,冥天柔聲說道:“再見了,紫諾,好好活下去。”

  驀地,一陣耀眼的紅芒從他身上迸發而出,將兩人的身體覆蓋起來。

  紅芒內傳出冥天低沉的話語:“萬物複始,天地長存。生命終結,始有新魂。以吾之命,換汝重生!生命!輪回!”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2:27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2:47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3:03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3:21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3:43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4:01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4:23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4:44 | 顯示全部樓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InPowerS.Net

GMT+8, 2023-2-7 21: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