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owerS.Net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樓主: gn02975429

萬年古屍- 作者:闞智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1:56:23 | 顯示全部樓層
阿,貼的好累,先休息一下吧,待會兒再貼,還有謝謝版主唷~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37:13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38:02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38:35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39:48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1:18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2:3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十章 屍王融合

  冥天在牛頭怪超絕的壓力下苦苦的支撐著。

  狼牙棒離他越來越近,他所感受到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到最後撲天蓋地而來,他全身的肌肉似被撕裂般的疼痛。

  紫諾……林曉薇……

  冥天腦海中最後的殘像就是紫諾和林曉薇的身影,這是他最後的回憶。

  露出一抹淡笑,他無助的閉上眼睛。不是他不想反抗,而是不能,在牛頭怪夾雜著無上仙力的攻擊下,他連動一下身體都十分費力,更別說反抗。

  仙人的實力,不容挑戰。

  狼牙棒即將臨近,就連呼吸都已感到困難。冥天無奈的等待最後的審判……

  牛頭怪的臉上了露出一個勝利的微笑,眼前這只可惡的蟲子,讓他受盡眾仙譏諷的蟲子,終于就要離開這個世界,將在他的狼牙棒下化作一灘肉泥。

  就在這時,一股深深的悲涼之意自冥天心中升騰而起,無邊無際的悲傷充斥了他的大腦,他有一種欲罷不能的沖動。那是什麼樣的悲哀?他不知道,他只能感覺到這股悲哀似與他連為一體,仿佛深埋在他心底最深處已長達千萬年。

  心,在悲哀。

  與此同時,一道極烈耀眼的紅芒自怒斬天身上爆射而出,瞬間就覆蓋了整片山峰。

  “往生者……”一個似是飄渺無定的聲音在冥天耳邊回蕩著。

  冥天猛地睜開眼卻大吃一驚,他已經不在剛才那個山坡上,牛頭怪,眾仙人都不見了。換之的是一片紅血的世界,周圍一條條與天地同樣血紅的顏色在流動,很像是紅色的溪流,流淌的血液。冥天看了看四周,低問道:“這是哪裏?”

  “這是我的世界。”

  “你是誰?”

  “我?我是刀中的殘魂。”

  冥夜疑惑的問道:“殘魂?”

  “就是我殘留在自己刀中的魂魄。”

  冥天大吸一口冷氣:“冥夜?”

  那個飄渺的聲音輕笑道:“你可以稱為作冥夜,也可以不是冥夜。”

  “什麼意思?”

  “我,只是冥夜的殘魂,並不是冥夜,不過也確實是冥夜。”

  冥天撇撇嘴問道:“僵屍也有殘魂?”

  “僵屍沒有魂,冥夜當然也沒有,不過我有。”

  冥天越聽越糊塗,奇道:“我聽不明白,冥夜既然沒有魂魄,那你這自稱是他的殘魂又是從哪兒來的?”

  自稱冥夜殘魂的聲音沉默了片刻,說道:“我沒時間和你解釋,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對啊。”冥天這才想起來自己應該還是在和牛頭怪拼鬥的,不禁問道:“我剛剛不是在和仙人打嗎?他們呢?”

  “他們在外面。”

  “外面?什麼外面?”

  “外面就是外面的世界,你的身體也在外面。”

  冥天指著自己的鼻子吃驚道:“那我怎麼會在這裏?我現在是什麼?靈魂?”

  “你不是靈魂,你也沒有靈魂。你之所以在這裏,因為你仍在自己身體內,這裏是你的意識海。”

  “我的意識海?”

  “嗯,也是怒斬天的。剛剛一股血液將我從沉眠中喚醒,發現你處境很危險,所以強行將你的意識拉進這個我所創造的世界。”

  “什麼?”冥天吃驚的大叫道:“那我的身體呢?是不是被砸扁了?”

  “放心吧,暫時沒事。”

  冥天松了一口氣說道:“差點嚇死我了。”

  “只是暫時的。”

  “什麼意思?”

  “你別管什麼意思了,沒多少時間了,你什麼都別再問。我帶你來只是想問你,想不想要冥夜當年的力量?”

  “當然想。”冥天咬牙切齒的說道:“如果我有強大的力量,就不用被這些仙人欺負到沒有還手之力。”頓一頓又問道:“你有辦法能讓我在短時間內得到冥夜的力量?”

  “嗯,有,就是將我與你融合。雖然我的力量不大,不過對付那些仙人應該還可以的吧。”

  “融合?我變成了你還是你變成了我?”

  “那是吞噬。融合就是將我跟你的記憶和力量合並在一起,因為我們都來自于冥天,所以應該不會有排斥。”

  “原來是這樣。”冥天迫不及待的點頭說道:“那就快點融合吧。”

  “不過我要提醒你,我們融合後可能會有問題。”

  “什麼問題?”

  “我也不知道。不過如果真的出現問題,應該會很嚴重。所以我要問清楚,你真的決定融合嗎?”

  冥天在原地發怔,他不知道融合後他還是不是冥天,還會不會記得紫諾和曉薇?不過殘魂既然說是融合了兩人的記憶,應該沒有問題吧,可能只是多出一部份屬于殘魂的記憶。

  殘魂見冥天一直沒有說話,忍不住出聲催促道:“快點作決定,我們沒多少時間了。”

  冥天猛地一咬牙,點頭說道:“好,我同意融合。”

  就在冥天話剛落音的時候,四周的血紅天地不規則的扭動起來,無數的血紅物體將他包裹,一道道灼熱的氣流硬是擠破他全身的毛孔剎那間湧入他的體內。

  血紅的世界中發出冥天痛苦的大叫聲。

  與此同時,外面的世界,一股絕對震懾人心的氣息鋪天蓋地般自場中央擴散開來,人群剎時無聲,靜悄悄地。

  眾人面面相覷,茫然不知所措。

  隨後一股深深的恐懼自眾人的內心湧起。那股震懾人心的氣息仿佛進入了眾人的心裏,而那股深深的恐懼仿佛亙古以來就已掩埋在眾人心中,直到此時才破封而出。所有的人都在顫栗,懷著恐懼望著場中央。

  冥天頭發飛揚,根根向上。他外放的洶湧澎湃的真氣使得周圍飄落的枯葉都逆向而行,滿天飛舞。強大無比的氣勢使人有一股頂禮膜拜的沖動。

  他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在沸騰,身體的潛能霎時間被釋放了出來。一股無與倫比的強大感覺剎那間湧上了他的心頭,強大到他有一股想毀天滅地的沖動。這股強大的氣息自身體剎時外放出去,立時充斥了全場,震蕩著每一個人的心神。

  驀地,冥天突然睜開雙眼,眾仙亦在同時大吃一驚。

  因為那雙眼,那雙血紅的雙眼。

  紅若血滴。

  在眾人震撼的眼神中,冥天霍然提起怒斬天,朝即將到達的狼牙棒迎去。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2:5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十一章 怒斬驚天(上)

  “轟……!”浩蕩的爆炸聲猶如龍嘯九天,又似遠古的神魔之音。

  無數的沙石塵土滿天飛濺,整座千佛山也在這爆炸聲中似在巨烈的搖晃著。

  從震憾中恢複過來,眾仙再轉頭望去,只見冥天就如神一般立在場中,頭發無風自動,飄揚飛舞。

  而牛頭怪卻被遠遠的拋飛,手中狼牙棒寸寸盡斷,趴在地上不住的喀著血。

  眾仙震駭了,震駭于那突然出現的紅光,震駭在冥天爆發的力量。

  冥天右手持刀仰首望天,似是曆經蒼桑的話語低沉的說道:“我,回來了。”

  回來?是誰回來了?他是冥天?亦或是—-冥夜?

  風老大兩腿突然抖動一下,略帶顫抖的聲音低聲問道:“屍王?”

  屍王?眾仙人大吃一驚。

  沒有人不知道屍王的含義,也沒有人不知道遇上屍王的代價。

  屍王是不敗的,敢挑戰屍王的威嚴,最終的結果只有付出血的代價。

  這是曆史沉痛的教訓。

  “噌、噌……”仙人們不約而同的飛出自己的護身仙器,一臉戒備的看著冥天。沒有人去理牛頭怪是死是活,因為他只是可憐蟲,一個惹怒屍王的可憐蟲。

  貓妖在大家不注意的情況下,不自覺的將腳步稍稍後退了一下。

  冥天沒有在意這些仙人想做什麼,事實上他也無心理這些仙人。他仍舊是仰首望著天空,嘴上喃喃的說道:“原來你當年劈天怒斬是為了她,你當年與神一戰也是為了她。冥夜,我們是那麼的相象,都是那麼的悲哀。雖然已經過去了千多年,可我仍能深深的感覺到你所殘留的悲哀。”

  眾仙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他們完全聽不懂冥天在說什麼。他不就是屍王冥夜嗎?為什麼他還會呼喚冥夜的名字?

  “冥夜,我答應你,只要我的事情一結束,一定會去幫你尋找她。不過在這之前……”冥天收回仰天的目光,血紅的雙眼望向前面的十多個仙人,他的語氣逐漸轉冷:“我要讓這些卑微的仙人知道,屍王的威嚴不容挑戰。”

  “吼……”冥天仰天狂嘯,吐露出兩顆又尖又長的獠牙,發出野獸般的吼叫。

  “轟!”一股強大的血紅氣浪從他身體上狂暴的沖出,眨眼間就彌漫了整個戰場。

  眾仙動搖了,在冥天前面動搖了他們強大的自信心。雖然這些人在仙界中都有著不弱的實力,可他們都是後起之秀,沒有經曆過千余年前的仙、屍之戰,所以他們從未將屍王放在眼中,在他們看來,屍王頂多只有一兩個仙人聯合的實力,而他們有這麼多人,根本用不著去怕屍王。直到此刻真正的遇上了這個傳說中的不敗神話,他們強大的自信終于產生了裂痕,屍王的力量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像。

  “祭仙器!”在血紅的風暴中,風老大暴喝道。

  “仙索捆天地,誅魔萬世廑!”白面首先念出法決,兩手一抖,一條形如長蛇的金光朝冥天卷去。

  冥天沒有動,冷眼看著捆仙索離他越來越近。捆仙索閃至他的身邊時,白面手捏法決喝道:“轉!”捆仙索自行繞成一圈,朝冥天罩下。

  他仍沒有動,任憑捆仙索在他身體外圍形成圈套,然後疾速收縮,而他所感受到的壓力也隨著捆仙索的縮小越來越大。

  白面一臉興奮的叫道:“我抓住他了!我抓住他……”

  風老大突然大叫道:“白面,小心!”

  白面還沒反應過來,突然感覺到這個世界在旋轉,在旋轉中,他看到冥天一手持刀,一臉冰冷的站在一具身體旁邊,那具身體已經沒有了頭顱,一蓬蓬鮮紅的熱血正從斷口中不斷噴灑出。

  白面的臉上出現一絲的訝異,一絲的不甘。他至死都不明白,捆仙索明明已經捆住了冥天,為什麼他會完好的出現在這裏?

  一分的震駭,一分的驚訝。冥天居然能在第一照面中就將一個仙人的頭顱斬下,這如何不讓眾仙感覺震驚?

  風老大首先回過神,叫道:“後退!”

  眾仙驀然驚醒,這才發現自己與屍王竟是如此的接近,全都不由自主的飛身後退與他拉開距離,不覺已嚇出一身冷汗。

  冥天沒有趁時追擊,仍是傲然站在原處,冷峻的目光一直在眾人臉上游走。他的腳邊所躺的是弦月,她已經沒有力氣去反抗什麼,只有撲在地上,一臉冰冷的看著冥天。

  風老大手捏劍決,沉聲喝道:“萬雷劍,出!”一柄在他頭頂不斷飛舞的長劍帶著轟轟的雷聲朝冥天襲來。

  繼風老大之後,笑面佛將手中念珠圍成一個圓圈,圈口正對著冥天,喝道:“六道輪回!”以冥天和弦月為中心,他們腳下的土地頓時朝外擴散著不斷凹陷下去,無數的氣泡從泥土出冒出,場面極是詭異。

  天嬋仙子雙手高抬,兩手間兩條綢緞沖天而出,在半空中交錯揮舞,喝道:“萬羅千象!”

  “萬劍決!”劍童張大嘴巴,從嘴中噴出一口氣,這口氣在眨眼間後化作千萬柄細小的飛仙像滿天花雨般朝冥天撲天蓋地的刺去。

  “淨世仙耀!”

  “九宵雷劫!……”

  ……

  隨著眾仙的聲音此起彼伏,一件又一件夾雜著無上威力的仙器不斷朝冥天擊來。眾仙已經瘋狂了,被冥天逼的瘋狂攻擊。他們已經完全忽略了現在正躺在他腳邊毫無抵抗力的弦月,就算偶爾注意到一下,也很快略過。因為在他們看來,殺死萬載屍王比救回十個弦月更有價值。

  冥天大腳一抬,站在弦月身前,怒斬天橫放在胸前,冷眼看著這些仙器離他越來越近。

  天上烏雲蔽日,狂風不止。無數道狂雷迎天劈下,巨大的“轟隆隆”聲將整座千佛山都震的在搖晃。

  附近所有的修真者和隱藏的妖怪都一臉震驚的看向千佛山。

  此時的千佛山完全被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所籠罩,無數道異彩的光芒迎天沖起。

  下一刻,一個低沉的聲音在眾人耳邊爆起:“怒,斬,天!”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3:20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3:46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4:28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5:10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5:48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6:28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7:09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7:4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十九章 雙屍之戰

  冥天的速度出奇的快,快到連肉眼都捉摸不到他的影子,XXX旱魃不斷轉著圈,眨眼短短的數秒鐘內已有數百拳實實在在的擊在旱魃身上,“劈哩啪啦”聲不絕於耳。

  旱魃的皮肉卻是超強的厚,厚到可與鋼筋鐵骨比較的程度,雖然冥天每一拳都讓他齜牙裂嘴疼痛了好一會兒,不過卻沒有傷到他的根本所在。

  旱魃的速度對比不上冥天,每當他朝冥天反擊時,他早就跑到身後去了。旱魃拳拳都落空,令他滿肚子的怒氣無法發洩,那種當你想要打某件東西卻永遠也打不到他的感覺,絕對令人難受到想吐血。

  討厭的蒼蠅。旱魃恨的牙根癢癢,他的速度雖然比不上他,不過他勝在力量強大而且皮肉厚硬,冥天的攻擊暫時對他還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不過蚊多終會咬死象,一百拳對他來說沒有感覺,一千拳只讓他感到疼痛,那麼一萬拳、十萬拳呢?看冥天越打越勇的表現,誰敢肯定他不會一直打到讓他趴下為止。

  旱魃不時中招,將這一向目中無人的殭屍氣的暴跳如雷,再一次瘋狂撲擊無效之後,旱魃突然停下攻擊向後退開,他口中鳴鳴怪叫著,開始像大猩猩般瘋狂擂擊自己長滿長長毛髮的胸脯。

  冥天驀地感覺到什麼,急速朝後退開,閃身擋在弦月前面。

  弦月這次並沒有拒絕冥天的保護,而是很配合的藏在他身後。因為他十分清楚,旱魃不是低等地殭屍,雖然他的外表不能讓人茍同,但他畢竟還是被認為殭屍中皇族的存在,他的力量和智慧絕不是普通殭屍所能比擬的。

  他,有著絕不弱於人的智慧。

  “吼!!”如敲鼓般的咚咚聲持續了一陣之後,旱魃口中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地怪嘯,龐大身形陡然而起。騰空躍起了幾十米的高處,一個空中翻滾。巨大的頭顱向下,張開了他那散發著腐爛惡臭的血盆大口,一股紅芒自他孔中微微閃現。

  糟!冥天驀然警覺,第一時間攔腰抱起弦月的細腰斜斜飛掠而起。

  一團散發著腥臭味的熾熱火焰在他們離地的瞬間由旱魃口中轟然噴出。轟然巨響中,如同球形爆炸般,烈烈的火舌四處飛舞,大部分則狂竄向地面,籠罩了數米方圓的空間。在冥天抱著弦月拼盡全力向空中躍起躲避的同時,撞落地面的火焰瘋狂地向四周甚至空中蔓延,入目所及。方才立身之處已成了一片火海。

  “你沒事吧?”冥天將弦月帶到安全處,鬆開手朝他問道。

  弦月看了他一眼,輕輕搖了一下頭說道:“他好像是火屬性的。”

  “嗯,這分明擺著是在欺負我不會玩火。”

  弦月淡聲問道:“你是什麼屬性的?”

  冥天摸了一下鼻子,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弦月轉過頭一臉奇怪的看著他。這世間萬物法則皆脫離不了金、木、水、火、土五行屬性。旦凡任何事物從誕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擁有自己的專屬五行。這世間每一個人,無論他是人是妖是仙是魔,從踏入修練的第一步開始,就必須先知道自己的屬性,然後在修習所相應的適合自己的法術。如果有一個人說不知道自己的屬性,那他在這世界上絕對會被當作怪一樣對待。因為就連殭屍,也有屬於自己地屬性的特定地能力。

  就像眼前這支旱魃。從他的攻擊上來看就是火屬性的。火屬性殭屍的攻擊方式與修真者或仙人不同,他們需要法寶或法力的支持,將自身法力轉化為三昧真火,借助法寶來攻擊。而他則只需從體內提出三昧真火直接噴射,根本不需要任何的仙器或法寶。也正是因為殭屍擁有這種獨特的能力,使得修真界和妖族忌妒的發瘋。

  冥天原來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地屬性,難怪他一直都只靠著肉身的力量來拼敵,除了施展過一次“捆仙咒”外弦月就從未見過它使用過殭屍獨有的屍術。

  就在弦月胡思亂想之際。“轟!”的一聲震天巨響,旱魃從半空中落下,巨大的身形與地面撞擊使得動地山搖。

  冥天大步往前踏上一步,將弦月擋在身後,低聲說道:“你走。”

  弦月看了冥天的背影一眼,淡淡的說道:“用不著你管。”

  冥天苦笑了一下,正想說話,這時旱魃再次發出震耳欲聾的吼叫聲。

  冥天面色一沉,話鋒轉機沉聲說道:“別以為修成旱魃就可以天下無敵,今天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殭屍的力量。”

  霍地,冥天仰首向天,從嘴角中吐露出兩顆又尖又長的獠牙,他的一雙眼也在瞬間變成血紅色,並同時發出如同狂暴野獸般的吼叫。

  “吼•••”

  “吼!!”冥天與旱魃同時在發出一聲吼聲,不約而同的朝對方移動。

  旱魃的速度是其快的,幾乎可以用快若閃電來形容他。可惜他遇上了冥天,這個殭屍中的王者,更是以速度見長的殭屍。

  如果說旱魃的行動是快若閃電的話,那冥天的速度更是超越閃電。

  在旱魃沒邁出幾步,冥天就已經閃身到了他身後,隨之而來的是冥天超絕的一拳。他的眼是血紅,他的拳更是紅勝血。一支被血紅光芒包圍著的拳頭重重的朝旱魃的後背砸去,拳手與空氣摩擦出的破空聲刺的耳朵生痛。

  旱魃急速轉身,匆忙間伸出一隻手去抵抗。

  “轟!!”戰場上頓時瀰漫起一股彌天的煙塵。

  弦月踮著腳尖,運足目力看著煙塵,想看到這一拳的結果。可惜他失望了,在戰場中,兩人的身影完全被滿天的煙塵所覆蓋。

  突然煙團出傳出一陣“劈哩啪啦”的聲音,弦月知道,冥天和旱魃再度交上手了。交手不到片刻功夫,打鬥聲又沉寂了,似乎兩人都安靜下來,誰都沒有再動手,弦月開始有些焦急的看著煙霧,卻又不敢上前去查看。

  過了好半天,煙霧慢慢消散,弦月驀然發現,冥天和旱魃正面對面站著,兩人間的距離不足兩米,四隻同樣是血紅色的眼睛都虎視眈眈的盯著對方。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48:1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十章 屍王的感傷

  在冥天和旱魃之間的地上有一個直徑約一米左右的深坑,弦月猜測這應該是他們他們在第一擊時所造成的結果。

  冥天的一隻拳頭上已是血肉糢糊,鮮紅的血液不斷的從他的指間流下低落到地上。

  旱魃幾近腐爛的身體上也出現多處破損,在胸肋外甚至還掛著一大堆腐肉,不時有惡臭的膿水從傷口中流出,這樣的情景令弦月感到一陣的反胃。

  冥天和旱魃似乎都沒有感覺到疼痛,他們血紅色的眼中都只有對方的身影。他們的喘氣聲都很粗重,粗重的很像是某種野獸在低吼。

  霍地,冥天再度消失。旱魃急忙轉身,朝身後擊出重重的一拳,一道深紅的光芒透拳閃出。

  “轟!!”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將地面再炸出一個深不見底的深坑,可是卻不見冥天。

  旱魃知道他這一拳又落空了,冥天那該死的速度令他十分頭疼,忽隱忽現的讓他捉摸不到具體的位置。

  驀地,一個沉悶的硬物撞擊聲中,旱魃感到後背傳來劇烈的疼痛,他猛地朝前撲去,巨大的身體撲倒在地發出轟然的聲響。

  旱魃還沒有回過神來,冥天又已經出現在他頭部的上方,聚盡全力的一拳重重的砸在旱魃的頭上。

  在猛烈的爆炸聲中,旱魃整個頭部深深的陷入地中,而地面與他頭部所接觸的地方也出現了無數道裂痕朝外擴散。

  冥天站在旱魃背上,雙眼閃耀著詭異的紅光。兩腿微彎快速地一拳又一拳重重的砸在旱魃頭上。每擊出一拳,都會發出沉悶的轟響聲,隨之而來的是整個地面都會劇烈的震晃一下。

  “轟,轟,轟••”隨著冥天不斷的重擊,旱魃的頭部甚至包括整個上半身都開始慢慢陷入地中,乾裂的地面很快就出現一個巨大的人形深坑。

  也不知道砸了多少拳,冥天突然住手了,微微側過頭,一雙血紅的眼睛看向他們先前所在的那間破屋。

  破屋的牆壁早就被旱魃轟塌了半面,透過塌方的地方可以看見屋內全部的情景。此刻尚未塌方的半面牆壁後正露出半張蒼白的臉。

  方授胤正躲在那仍是堅立著的半面牆壁後面,探出半張臉,一臉恪駭欲絕地看著冥天。見到冥天正朝他望來,方授胤先是全身劇烈的顫抖了一下,嘴唇不由自主的打起哆嗦。接著猛地大跳起來轉身朝屋內跑去,邊跑邊怪叫道:“殭屍,殭屍哇。師父。救命啊•••”

  冥天嗤鼻冷笑了一下,低頭看了看身下的旱魃。此刻的旱魃靜靜地趴在冥天身下,整個上半身深深的陷入土中,全無生息。他扭了扭脖子,頸骨間相互摩擦發出清脆的“咯咯”聲。

  他從旱魃背上跳下來。用腳踢了踢旱魃尚露在土外的下半身,見旱魃沒有任何反應,這才轉身朝弦月走去。

  弦月一直冷眼看著冥天,他的目光冰冷,冷的像是沒有感情。可是他沒有注意到,弦月冰冷地目光下還包含著少許複雜地情感。

  冥天走到弦月身旁。卻沒有停下腳步。只是在與他擦肩而過時,淡淡地說了一聲:“走吧。”接著就逕自朝前走去。

  在冥天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弦月斜視著眼珠瞪了他一眼,眼神中透露著少許惱意。目光又轉回到仍然深埋在土中的旱魃身上,冷聲說道:“他死了?”

  冥天頭也不回的答道:“還沒有。”

  “為什麼不殺了他?”

  冥天停下腳步,微微抬頭,輕聲說道:“大家都是殭屍,就放他一馬吧。”

  弦月冷笑一聲。挖苦道:“真看不出來,你的心地原來挺善良的嘛”

  “善良?”冥天苦笑了一下,頗有感慨的語氣說道:“什麼是善良?救人一命又或者幫助別人的人就是善良的?而那些沾滿血腥的人就是邪惡的?”

  “至少,你放過一支作惡多端的旱魃。”

  “弦月,別太天真了。你們仙界那些所謂的仙人,有哪一個不是手上沾過血?不經過每一段生活的歷練是根本不可能達到仙人的境界,其中偶爾殺個人或妖也是在所難免的。”

  弦月嗤鼻道:“至少我沒殺過人。”

  “喔?那你是怎麼修練至飛升成仙的?”

  “•••我不需要告訴你。”

  冥天不以為意,微微含首說道:“每一個存在其實都差不多,只是生活方式不同罷了。仙人有仙人的生活,在你們看來,殺個妖怪或者殭屍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廢話。”弦月冷聲打斷道:“妖物禍亂天下,我們是在替天行道。”頓一頓又說了一句:“你們殭屍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是逆改天命所存在的異物。”

  冥天輕輕點了點頭感嘆道:“是啊,殭屍都是逆天存在的異類,所以我們的生活不是你們所能理解的。”

  弦月嗤鼻冷笑了一聲。

  冥天繼續說道:“高級的殭屍雖然不像低級殭屍那樣害怕陽光或一些擁有強大靈性的法器,但我們也有許多的悲哀。殭屍雖然可以永生不滅,卻是以靈魂為代價換來的,一旦我們死去就是真正意義上的形神俱滅。所以我們要生存,在這世上孤獨的生存下去。我們要悲哀的看著自己的親人、朋友一個個老去、死去,卻無能為力,只能靠著吸血維生,使自己永生不老,一次又一次等待他們的轉世重生、重逢。這是將失的悲哀,永遠都只有孤獨的存在著。“冥天仰首望著天空,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他又想到了紫諾,一時的感慨不自覺的道出了自己心底最深處的悲哀。”

  弦月似乎被冥天充滿感傷的話語給感動了,低頭陷入了沉思,只是眼中光芒閃爍,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問題。

  這時,冥天突然低聲說道:“我都已經決定放過你了,為什麼還要來糾纏?”

  弦月大吃一驚,急忙轉頭朝旱魃所在的方向看去。只見旱魃正搖搖晃晃著爬起來,身上不斷有泥沙落下,期間雜夾著從他傷口處流出來的膿水。

  “吼!”旱魃仰天發出一聲吼叫,叫聲中似乎透著少許不甘,少許的憤怒。

  冥天轉過身,一雙血紅色的眼睛落在旱魃殘破的身體上。異聲說道:“從殭屍修練到旱魃,除了你自身的努力外還需要很多的巧合。你能達到今天的境界來的很不容易,我實在不想你就此消失。放棄吧,不要再跟我做無謂的爭鬥。”

  “吼!”旱魃朝他再狂吼一聲,一陣勁風夾雜著一股惡臭味撲鼻而來。

  冥天的目光逐漸轉為冰冷,冷到令人發顫,同樣冰冷的聲音說道:“不要逼我動手。”

  旱魃張開巨口,四周的異光疾速往他嘴裡聚集,他嘴裡開始隱隱冒出一團深紅色的光芒,周圍的空氣也開始變得有些扭曲。

  冥天重重的冷哼一聲,突然一股絕世強烈的氣息自他身上爆發出來,一圈一圈的紅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地朝外湧散開。

  那是一股什麼樣的氣息?震天,撼地,捨我其誰的霸者氣息。弦月和旱魃同時震撼了,不禁生出想要叩拜的念頭,彷彿在這股氣息的主人面前,連諸天神佛都要膜身叩拜。

  旱魃突然閉上嘴,一股青灰色的煙霧頓時從他鼻中冒出來。他的眼神露出懼意,雙腿也在微微顫抖著,嘴中發出“嗚嗚”的悽叫。

  冥天點了點頭,說道:“我不需要你的效忠。走吧,去做你自己的事,去光大我們殭屍榮耀,讓全世界都知道,殭屍才是這世間最強的存在。”

  旱魃仰首朝天狂吼一聲,轉身大步離開,他每踏出一步,地面都會深深的凹陷一大塊地方,整個大地也在微微的顫慄著,彷彿在警告世人,至強的旱魃,殭屍中的皇族接受屍王的命令,將會在世間掀起腥風血雨。

  等旱魃巨大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冥天視線中後,他才微側著頭,看向一排的屋舍,沉聲說道:“他已經走了,還不出來?”

  落音好半天,屋舍那邊都沒有任何的動靜,冥天重重的冷哼了一聲,抬起一隻手朝屋舍凌空擊去。

  一道血紅色的光芒頓時從他手間透出並逐漸擴大,到最後形成了一個像似巨大鐮刀的形成重重的擊在屋舍外圍的牆壁上。

  “轟!!”在驚爆聲中,凡是被血紅鐮刀所經過的地方皆成為一堆廢石。

  “救命啊!救命啊•••”方授胤蹦跳著從裡面竄出來,一邊驚呼著一邊快速逃走。

  冥天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身形微晃間就已消失在原地。

  “碰!”正低頭朝前猛跑的方授胤一頭撞在冥天身上,衝撞的反彈力令他往後退了數步,接著一屁股坐倒在地,一臉驚恐的看著冥天。

  冥天冷聲問道:“你跑什麼?”冥天往前踏上一步,一隻手掌在方授胤眼中迅速擴大。

  方授胤面唇發白,全身不停的哆嗦著。

  “我在問你,跑什麼?”冥天往前踏上一步,一隻手掌在方授胤眼中迅速擴大。
 樓主| 發表於 2007-2-23 22:50:11 | 顯示全部樓層
阿,終於發完了,下一章等作者發出我在貼上,有夠累的,還要將他從簡體翻譯成繁體,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InPowerS.Net

GMT+8, 2023-2-7 22:2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